標籤

2018年6月20日 星期三

靈氣的好轉反應-排毒現象


身為催眠治療師與靈氣導師,我深知課程上的催眠暗示,會對學員產生預期心態,而讓沒有排毒反應的同學,也跟著有所謂的排毒現象。

這與個人體質有關,並不是每個人都會經歷這個過程,有些人吃海鮮會過敏,有些人不會,聖火靈氣雖然讓時間縮短,但還是偶爾會有例外;為免讓學員為這事困惑,我必須著手整理有關資料。

靈氣療癒師從來沒有療癒任何人,是宇宙間的靈氣發揮神奇效果,療癒師只是管道、容器,靈氣經療癒師的手進入個案身體內。靈氣很聰明會自動平衡個案的能量場,及疏通阻塞的脈輪達到療癒效果。

當學員接受靈氣點化(能量安放),這過程是一種能量校準與調頻,會讓靈氣在體內清出一條乾淨的管道,讓我們開始接受傳遞靈氣能量。

初學靈氣的學員,有些有長年身體的疼痛,這經年累月的負面情緒、能量阻塞,在剛開始自我療癒時,會出現一些症狀:如:疲勞、昏睡、輕微過敏……等等。
少數出現疼痛的地方更痛,或是頭暈、腹瀉、想吐、發燒……等等。

我常用清臭水溝原理來做比喻:水溝淤泥長期不清理,下雨天或颱風就會帶來災情,所以平時的清理就很重要,水溝表面的水看似乾淨,但底下的淤泥越積越多,當一個長杓下去翻動挖出淤泥,水就會開始混濁,只能將淤泥不斷的撈出來,水溝才能清澈乾淨。
如同:台灣的水庫淤積,讓水庫使用壽命縮短,導致蓄水量大減,每年颱風又帶來大量土石崩落,導致下游水庫嚴重淤積,清運量遠不及水庫淤積量,使得水庫呈現「瀕死」狀態。

人體就像個水庫如果任由淤積放任不管,就會縮短使用年限-壽命。癌症、腫瘤絕對是經年累月的阻塞,當身體反應出病症時,是從外在能量氣場層層破損,身體病痛是最後防護的警報器。這警報一啟動就要使用大量的藥物治療,或是施做大型手術才能保住生命。

所以平日的保養就很重要,每日一靈氣平衡自身的身心靈,就像每天都要洗澡一樣自然。

今早學員打電話來問:為什麼幫個案療癒後,他會背痛又睡不著?是我沒學到大師階,能力不夠嗎? 學員開始緊張,我決定要寫這篇來釋疑。

我的臨床經驗約有3%的人,會出現這種好轉反應。在靈氣一階的初期自我療癒,部份學員會疲勞、昏睡、輕微過敏、病痛部位輕微漲痛,通常7天後就會舒緩。

但沒學習靈氣的個案,少數在接受第一次療癒時,會出現類中暑現象:頭暈、想吐、腹瀉。遠距個案因為是24小時,偶有出現發燒、腹瀉等,這時我會馬上停止給予靈氣。如果有卡靈現象會更嚴重,因身體長期處在低頻狀態,突然清理乾淨後,身體會有一段調適期,來適應新的能量場。

某位個案是敏感體質,會說夢話與靈動,第一次來現場做靈氣療癒,我清理了不少沾粘的能量體,回去後整個人輕鬆許多,隔一段時間,又覺得自己被卡到,當時個案已經排很滿了,請他改預約遠距靈氣,療程隔天告知:頭痛、發燒、腸胃炎,我馬上停止靈氣傳送,調整過程會讓個案出現好轉反應,通常排毒現象過後身體就會痊癒。以上特殊個案我遇到3個,大多數人都是輕鬆愉快的接受靈氣療程。


靈氣觸療的治療奇蹟:與生俱來的神奇療癒力,就在你兩手之間 

作者: 蕾文.凱耶,被「紐約雜誌」譽為最優秀靈氣治療師,從事靈氣治療二十餘年,與哥倫比亞大學/紐約長老會醫院,心臟外科權威『歐茲』醫師等人合作,將靈氣運用於外科手術、癌症治療等。也曾為美國國家橄欖球聯盟(NFL)和美國職籃(NBA)許多明星球員,以靈氣治療運動傷害,效果顯著。

這本書躺在書櫃很久了,一直沒時間去翻動。看著作者-蕾文 療癒個案的過程,與我臨床個案有些許相似,她的故事讓我更能感同身受,每每看到感動之處就熱淚盈框。

以下摘自『靈氣觸療的治療奇蹟:與生俱來的神奇療癒力,就在你兩手之間』
作者: 蕾文.凱耶

治癒NBA球星的疼痛宿疾

所以,正如往常,一件事的發生連帶引起另一件事的出現:和美國橄欖球聯盟的接觸,為我們開啟了一扇門,觸及了美國職籃(NBA)的成員。透過我總愛稱呼的「宇宙方法與媒介委員會」的安排 — 也就是所有我們以為的巧合 (不是巧合!) 或幸運的偶遇 (我也不這麼認為)  ,我的一名個案介紹我認識了 凱洛琳•帕瑞羅,她剛剛離開了美國職籃記者的職位。凱洛琳是個活潑聰明的女性,自願放棄在超級明星球員世界裡打滾的卓越職業,轉而追求自己心中真正的愛好:藝術。當我問她:是否想體驗一下靈氣的感受,並且可能的話,把它推薦給之前的職籃同僚,她大方答應,接受我給她的服務。

當她慢慢從治療床上甦醒,仍顯得昏昏沉沉的。基於她先前告訴我的,我知道凱洛琳是帶靈氣進入職籃世界的重要人物。她在為美國職籃工作時,許多球員遇到困難和麻煩,都會仰仗她,把她當成一帖良藥,來解決他們重要的疑慮。通常明星球員會盡量遠離一般大眾,這是為了保護他們的隱私;為了自身利益著想,他們會被刻意安排遠離球迷。職業運動員常常被有心人士追逐—從淘金客到不正派的賭家。而凱洛琳正好為這些運動員充當緩衝器,有些球星因而樂於與她為友,因為她善良、聰明,而且善解人意。

眼神裡充滿做完靈氣的驚奇,她溫柔的說:「NBA是個龐大組織,運作起來會很慢,但我看得出,這東西對球員有幫助。」

有了她的協助,約翰和我應邀參加某一個特別場合,在那裡為現役和退休的球員治療。雖然其中有些退休成員已名列籃球名人堂中,然而再多的認可與榮耀,都彌補不了先前的事業在身體上造成的痛苦。

第一位抵達治療的人,穿著紅色馬球衫和寬鬆卡其褲,看起來非常痛苦。他躺在治療床上,前額皺起。他說道:「我的頭痛到什麼都看不清楚。」他繼續解釋,他的慢性脖子痛,造成經常頭痛難耐。「每次我一仰頭跳投,就很痛苦。」

他說他的時間有限,於是約翰和我合力幫他做了約二十分鐘的靈氣。結束之後,他一臉驚奇。「我真不敢相信,」他熱情驚呼,來來回回轉著他的頭,「我的脖子痛和頭痛全都不見了!這真的是奇蹟!」

當我們一次次解決膝蓋、骨盆、背部、腳踝、脖子、手腕的各種疼痛時,「奇蹟」是我們一而再、再而三聽到的字眼。每一個接受靈氣治療的球員莫不愛上了它,慢慢的,這些心得和話語傳了出去。有關「奇蹟」的閒談和奇聞最後帶來了一位很有趣的男士,他抱著非常懷疑的態度,前來質問我們。我想他是因為遭受舊傷折磨,痛苦難忍,脾氣才會如此暴躁,但是被一位全然的陌生人這般嚴厲詰問,我仍驚愕不已。他相貌堂堂,穿著一絲不苟,柱著拐杖走進來。

髖關節的疼痛使他看起來神情憔悴,並且性情乖戾。

「我一點也不相信,」他對我咆哮:「我來這裡,是要來否定那些人拚死命所相信的東西-有關你們兩個,我要來拯救我的那些朋友遠離幻覺!」

我猜我必定因為驚嚇過度而說不出話來,而他一邊爬上治療床,還一邊說,「我不知看過多少個醫師,我知道你們是幫不了我的。你們注定也要失敗,我現在就要當著你們的面告訴你:「你看,我早就跟你們說過!』然後離開這個房間,去解救我的朋友,遠離你們這些江湖騙子!」他用力捶打治療床,咬牙切齒,擠出一長串咒罵聲,用盡全力把自己的憤怒升到最高點。

約翰和我二話不說,互望了一眼後,趕緊著手工作,解決當下的情勢。這名前來挑釁的男子,是在漫長的一天接近尾聲時才到訪,雖然原則上晚上是休息的,但我們仍舊全心全意為他做療程,幾乎忘了時間。我們的焦點全部集中在他的髖關節。他的兩側髖關節都需要極度的照料,它們大量吸收靈氣,吸收的力道非常強大。這是因為如果身體有一側受傷,另一側會為了扛起另一側的無力,變得筋疲力竭和過度耗損。當他坐起來,顯得相當無力,但至少不再那麼暴怒。

他開始慢慢爬起治療床,幾乎要跌倒,一邊喊著:「我的天,我沒有辦法站起來!」約翰扶著他。淚水在男子的眼裡打轉,但他極力不讓我們看見。

難道他對靈氣的「不良反應」是很不尋常的嗎 ? 不,不見得。
靈氣通常會把事情帶到源頭處,雖然我們無法精確預測那會是什麼模樣。這是個舊傷,而且隨著時間又出現一些複雜的變化。這名退休球員一再傷及髖關節,是有一段歷史的,他曾經非常活躍,因此他的髖關節從沒有機會在第一時間得到完整的療癒。靈氣喚醒了那最原始、深層的傷,這狀況叫做「療癒危機」(healing crisis)。當這現象發生時,痛苦可能變得更痛,然後才會好轉。

靈氣療程的另一個結果則是,疼痛的情形繼續惡化,直到飽受痛苦的當事人終於找到了一股內在的勇氣和力量,決定採取必要的行動,來真正解決這個問題——譬如做髖關節置換手術,一勞永逸的解除疼痛問題。

再回到我們的療程,我們不知道這齣戲最後會發展出什麼結果。
這名男子直了直身子,轉頭看看約翰,聲音裡充滿痛苦,他悄聲說:「我現在該怎麼辦,約翰 ?」他小心翼翼的嘗試自己站起來,然後聲量慢慢轉強,憤怒又回來了:「你看,我就告訴你們的,你們幫不了我!」他火冒三丈。在約翰的協助下,他一拐一拐的走到門邊,他方才把拐杖擱在那兒。

「你聽好,經過一晚,它可能會好一些 ,」約翰冷靜的告訴他:「試著好好睡一覺,如果隔天早上還痛的話,就馬上回來我們這裡。」

然後我們全部走到走道上。我在身後關起門,結束至少可以說是緊張但奇異的一天。我們住在會議中心的飯店,當我們到達大廳,朝自己的房間走去,看著那位可憐先生緩緩離去的背影,我突然對自己與約翰能夠行走自如,覺得格外感謝。

隔天早上,我們到餐廳用餐時,就看見前晚的那名退休球員,坐在另一桌,眉飛色舞的和朋友閒聊並四處張望。當他看見我們,他確確實實跳了起來,向我們跑過來,沒有柱著拐杖。
「嗨,我不知你們到底做了什麼,但是我今天早上醒來的時候,多年來第一次沒有感到疼痛。」他笑逐顏開的拍了拍約翰的背,然後拍了拍我。

「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靈氣這東西!我很抱歉昨晚那樣生氣,但是我彌補了我的行為,不是嗎? 我現在可是個活廣告!」說完,他給了我們倆一個好大的擁抱,就在餐廳中央,在一堆現役和退休的職業球員面前。再也沒有比這更好的廣告了,的確如此!

就在約翰和我準備離開,回紐約時,球員們列隊站在房門外,問我們:「拜託,請你給我五分鐘靈氣好嗎?」他們全都要回家,而且全都想來點靈氣,在旅途上陪伴他。

雖然對於這段和職業運動員相處以及工作的時光,我們感到很開心,但在面對每天站在我工作室門外,等著接受靈氣療程的一長排客戶之後,這種急於把靈氣擴展至運動界的動力,卻開始慢慢消退。門外的這些人是真正需要靈氣的治療。有了這層想法,我們又把注意力轉回一般的客戶以上。

想看更多精彩的故事,可以買書回去參考
博客來書店-靈氣觸療的治癒奇蹟:與生俱來的神奇療癒力,就在你兩手之間

靈氣療法並不能取代正統的醫學,請先尋求合格之中西醫師診斷治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