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

2018年10月16日 星期二

前世因果,地母娘娘也難為

小雨身體長期莫名病痛,而且晚上無法入睡,跑了很多的宮廟都越弄越糟糕!

最後經由親友介紹來到我這裡,我知道他身上有一個靈體,是大廟的神都無法處理的,

做了幾次靈氣療癒,靈體還是不願意離開,當然小雨也到處去請神壇驅鬼,

但是每次的作法都讓她病情更嚴重,詭異的是:醫院竟然檢查不出病因….

這次,我用催眠方式來跟這個靈體溝通,這個靈體姓王是清朝的人,暫且稱它王笙,

他非常兇悍!我與祂溝通過,王笙要讓小雨躺在床上不能動彈。

小雨跟王笙道歉!請王笙放過她

王笙: 沒誠意的道歉!你到處去找宮廟的法師,想要來收拾我,他們根本就動不了我, 宮廟用的法器傷害我,我就會修理你!

王笙翻出祂的傷痕給我看, 非常的憤怒!

所以晚上我就修理她! 把小雨全身都打腫,痛的小雨哇哇叫!

王笙:你越要對付我,我就越不放過你,我等很多年了,好不容易,等到你運勢低落才逮到機會。

小雨: 對不起, 請你原諒我!

王笙: 她口是心非! 嘴巴說的、跟心裡想的是不一樣的。

小雨: 你已經折磨我一段時間了,希望你能原諒我,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做,你才能原諒我?

這時我與王笙溝通,老子曾教我的方法,可以將迷途的靈魂引渡回家, 詢問王笙願意嗎?

王笙脾氣很暴躁,他前身是一個武將,也算是天上的一個天將,個性很執著,原本就有位階,所以宮廟那些兵將對他來說,只是小把戲而已 …

小雨: 那我要如何做,他才能放過我?

王笙:行善…

王笙讓我看到畫面,他被推入一個很深很深的湖裡,那一世王笙與小雨是結拜兄弟,在湖裡溺水而亡, 靈魂還來不及離開身體 就被那些魚蝦給啃食肉身,非常的痛…..

王笙:我現在就是讓她體驗那種痛.....

王笙是被繩子捆起來,在一個很高的吊橋上被推下水的,而且是在深夜,所以等於無人知道,從此在人間消失 。

祂找你300年了,不想那麼簡單的放過你, 我只是轉述他的說法,你先不要害怕!

王笙那一世還有好多事情需要完成,被你們推下水之後,他的功課無法交差,又沒辦法轉世,所以他很不甘願要找到你。

我與他溝通了很久,當然就中間還有觀音菩薩、大天使、地藏菩薩從中協調。

王笙爆怒:她心裡面只想消滅我、好收拾掉我、她沒有誠意要來跟我和解。

感謝王笙願意給我面子,讓我居中協調。

王笙:她不是個有信用的人,我要看他的誠意!原則上3個月內就會毀約…

小雨: 我一定會說到做到,那我可以去廟嗎?

我:可以, 那你去廟的目的是什麼? 請那些人來收拾祂?
王笙的元神本來就是天將,你請那些宮廟的小兵小將是動不了他的。

王笙:如果她有誠意的話,每次去廟裡面抄6張心經,這個功德迴向給我。

王笙身上不斷的滴水,我想用靈氣來療癒靈魂體,王笙並不願意 …

我:你們來自同一個靈魂家族,必須一同進化才能提升,祂希望你可以發自內心的去行善, 祂不去取你的性命,是要讓你去體會那個痛有多苦。

小雨:可是我這樣已經很久了,我的身體無法工作也是折磨到家人,我真的希望可以和解,祂要求的我一定會做到…希望祂能原諒我!我不想連累我的家人, 那一世犯的錯誤!我真的很想彌補, 我願意做善事來彌補,我身體已經痛半年了,其實也是折磨到我的家人。

王笙:妳說出口就要說到做到!

我其實已經開了老子教我的方便門,可是這個王笙還是不願意領情!

王笙: 生前就是太相信你,才會被你推下水! 我懷疑你現在也是虛情假意。

小雨哭泣: 我已經痛很久了…我不想再痛下去了…祂說的我一定會做到,請相信我一次,我一定會做到……

祂說:你對這個靈體不是很尊重, 甚至不屑!

我:你每說的一句話,都不是發自內心!祂就住在你的身體裡,你的每一個念頭、每個起心動念,祂都一清二楚,你現在是因為身體會痛,才跟祂道歉!那不是真心誠意的道歉!

小雨: 我之前確實會去宮廟處理,但前幾天去地母廟抽到那張籤詩,我真的有嚇到!


我:所以你去處理之後是更嚴重嗎?

小雨:對 越來越嚴重。

我:地母娘娘也覺得祂可憐,所以地母不會把祂收掉,這是你們兩個之間的恩怨,在地母娘娘的眼中,靈界與眾生皆平等。

過程中我一直與王笙協調,想用一種對雙方都好的方式來和解,我建議的條件王笙已經有一點動搖。

王笙: 我要觀察三個月,她不會信守諾言的。

條件:每月初一十五到九華山大興善寺,買600元的麵條向佛祖祈福,請佛祖讓祂得以在佛祖身邊修行,然後麵條就留著煮平安麵,與眾生結善緣,這些功德要迴向給王笙,要持續做1年的時間。

小雨: 這條件我答應他,但是祂讓我的身體好起來,讓我有辦法工作,才有辦法去實行祂的要求。

真的很白目ㄟ! 好不容易祂願意跟你合談,你還敢拿翹!!!

小雨: 如果沒有讓我身體好起來 ,那我還要跑那麼遠,我真的可能沒辦法做…如果還要我初一十五跑那麼遠!身體又這麼不方便,也有困難…….

王笙很不高興:看, 又再講條件了…

我:這條件是我提出的建議,不是祂要求的 ,祂願意給你和解,你該偷笑了!還敢講條件!
我第一次、第二次跟祂談的時候,祂是很生氣地拒絕! 第三次祂才開始態度軟化,你現在又要講條件,這樣我如何幫你 …

其實王笙的靈魂體,我只要用靈氣幫祂療癒,他就可以痊癒!但祂顯然不願意接受, 人家不想那麼簡單的放過你,不是任何事情用錢就可以解決的。

王笙: 我給她三個月的時間觀察,她必須要維持一年,而且要說到做到, 除了抄心經之外,九華山也要去。抄心經的用意;是要讓她的心念轉好,她的心腸太壞了,我看準三個月之內就會毀約,最好別在挑釁我。

我簡單教了小雨要如何向佛祖祈福

王笙: 這次,本來要讓你癱瘓在床上,如果你願意做一些善事來助人,將這些善行的功德迴向給我,我願意考慮放下。

小雨: 我現在有在做功德啊。

妳做什麼功德?

捐棺…..

我:你要去廟裡面發誓,你這一生所做的功德,都會迴向給祂。你還必須承諾;你不會再去宮廟找人來對付祂。

祂知道你很有錢,所以要觀察你一年,不是任何事情都可以用錢來化解的,當初祂也是很有錢才會被你們謀財害命 ,目前你家還有一些對付他的符?

小雨:是上次帝爺公的符,放在床下…

我:那你上次去問事後,回來有比較好嗎?

小雨搖頭...

更糟?

小雨點頭:嗯…

祂告訴我,你家裡還有對付他的符?

小雨: 地母廟的淨符?

我:不是這個

小雨: 是燒替身放在床底下的那個嗎?

我:那是什麼用意啊?

小雨: 我也不知道, 就是一個人形的替身,然後讓冤親債主以為我不見了、找不到我。

那根本就沒效, 那你自己做心安的(王笙說)

王笙看得非常清楚!好不容易找到你,祂會那麼簡單放過你? 這些祂都當你們在耍猴戲!


我:前世你們三個是結拜好兄弟,另外一個是你現任的老公,你們兩個把祂灌醉之後,用麻繩捆綁一個大石頭,把祂推到湖裡面去。因為祂有很多家產,茶園、錢很多……
你們是合夥的關係,因為你們的股份比較小,看他賺這麼多錢,你們想要把那一份獨吞,所以就策劃了這一次的謀財害命,其實你們只要跟祂開口看在兄弟的份上,祂會願意分享給你們的,不需要用這種手段來害祂,祂是個重義氣的人,在死的那一刻,祂還不願意相信,你們會是這樣的人,當知道真相時,有很深的憤怒、怨念…

很明顯的,王笙開出的條件,也沒有很刁難小雨。

王笙:我會用三個月的時間觀察你,你的個性只要人家一隨便給你建議,你就找人來對付我。你的嘴巴說出的話也不是很好,所以也要你修口德,你在跟身邊的家人相處時, 說出的話不是很好聽,我住在你的身體裡,每次只要你講出這些話,就讓我想起300年前的事件,更想要修理你。

我: 你們之間的恩怨,高階的神都無法介入, 除了修心之外也要修口,如果你願意照這個承諾走一年,祂該離開的時候會離開,可是你沒有信守承諾的話,下一次是不會像現在一樣,坐下來好好跟你溝通,知道嗎?

小雨:我可以

小雨:祂走了嗎?

他沒走, 祂隨時都會回來,還會觀察你一年,為了表示誠意,我連結界都不敢做,希望你可以信守承諾。

這是年初的個案1/31(農曆12/15),後來小雨的症狀舒緩,但醫院的檢查還是不能少,一個月內就檢查出癌症二期,之前跑了各大醫院都沒檢查出來,平安的渡過幾個月。

這期間還發生了意外小插曲,
某日下午3點左右,我在帶領個案調整元辰宮,突然左邊牙齦開始腫脹,直覺一定發生啥事?

我問了小雨:你到底做了什麼?

小雨家請了自稱道行很深的法師,來處理祖先牌位。
小雨家是雙姓公媽,有養父祖先與生父祖先,這位法師擺了一桌菜碗,就要把生父祖先給斷的一乾二淨。
看到小雨直說身上卡到靈,就自個拿起法器幫小雨驅靈,小雨也不敢拒絕,就讓法師驅靈。

原來如此,難怪祂會來找我,我真倒楣! 公親變事主,干我屁事喔 !

隔天那個雞婆的法師,就進醫院掛急診了!

還有擺一桌菜肴就辭祖?我聽到覺得很好笑!!!

身體的DNA來自生父祖先,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,怎麼可以這樣處理?

打個比方:我們請父母吃頓飯後,告訴父母吃完飯後,從此斷絕關係不相往來!

你的父母肯定會氣死吧 !

小雨接受治療一段時間,這段時間的病情還算穩定。

但我又被告知:她在吃直銷營養品,對於病情會有危險!

我詢問小雨:有無吃直銷營養品?

小雨:沒有…..

但我知道其實有的,所以提醒小雨: 直銷營養品請先詢問醫生,你的身體可以吃才能吃。

從親友口中得知:小雨有喝直銷營養品,而且醫生還告知別亂服用,因為連醫生都不知道那是什麼,但小雨被洗腦一直有在喝。

我忍不住傳了癌友誤信直銷營養品,而因此延誤治療病逝的新聞給小雨看。

但已經來不及了,8月份小雨又開始疼痛,化療藥物已經沒什麼效果了!

過來做靈氣治療時,我看到的腫瘤細胞已經擴散到其他部位。

小雨還是堅稱:沒吃直銷營養品。。 。  那我也愛莫能助了。

小雨說:農曆7月開始就不舒服了

我:你當初答應王笙的承諾有沒有執行?

小雨:人家說農曆7月不能去廟裡,所以我有跟佛祖請假….

我哩勒!!!! 這視同毀約! 難怪7月身體開始惡化。

小雨又開始找其他宮廟處理。

上個月我在光課靜坐時,突然一道光下來,告訴我小雨會有生命危險,

我又不是擔保人,我的建議她聽不進去,我也必須尊重小雨的自由意志。

聽說小雨開刀後,狀況不佳只能躺在床上,應驗了王笙的業報追討。

我能做的只有祝福小雨!我也很怕會介入因果。

台灣的道法很會處理這種事,不知不覺中背到業力而不自知,所以最後都落入貧破孤的惡業循環當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