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10月18日 星期五

卡魯那靈氣,傳說是千手觀音傳授?

第一次知道卡魯那靈氣,是在靈氣一階課程中‚老師講授靈氣起源並提到卡魯那靈氣,這是來自千手觀音慈悲的能量,當時心中知曉我會學卡魯那靈氣。
那是什麼時候?不知道?上完靈氣二階課程,我壓根沒想繼續上高階靈氣,卡魯那靈氣就默默放在心底…

後來輾轉知道更新版聖火卡魯那靈氣,心中突然升起當年的念頭,Jade老師的能量乾淨純粹,沒有任何宗教背景,靈氣來自宇宙最高源頭,不需要與宗教或儀式綁在一起。

當初要學靈氣其實參考很多位老師,有宗教背景直接刪除不考慮,靈氣導師工作坊有神壇或賣燃香、精油噴霧、開運物品、搞超渡…直接捨棄。

(我的學生未來如果出去教靈氣,而他們賣香粉、噴霧、魔法油、開運物、超渡冤親債主…等等,這是他們個人營利行為,我會鼓勵學員將靈氣結合自身所學,但我只教他們靈氣,其餘的…你們自己看著辦! )

這次課程學員互相練習時,學長貼心的拿出淨化噴霧,為每張靈氣床淨化,我仔細觀察威廉的反應。第一次威廉沒說什麼,第二次噴霧靠近,威廉說不需用噴霧……看到這一幕我會心一笑,靈氣本身就能淨化負能量,不需要用這些淨化商品,雖然我跟威廉之間有語言溝通障礙,但對於靈氣的本質我很清楚,我的課程也只用水晶,另外鼠尾草/包150元、蠟燭/顆2.4元、海鹽/包40元,這些都叫學生自己買。

威廉曾經研究過占星學、也是催眠治療師、NLP執行師、最後成為國際盛名的靈氣大師。
好笑的是,當我聽到威廉介紹卡魯那靈氣的歷史,真相竟然與觀音一點關係都沒有……
怎麼會這樣??? (頭上3條線)。



台灣流傳的版本:
當年威廉成為臼井靈氣大師後,也找了幾位靈氣導師學習不同療癒方法,之後集結了幾位靈氣大師同好共修,在一次集體靜心時,有個聲音告訴威廉:這個慈悲的能量能去除他人苦難,並告知威廉有幾個符號可以使用,威廉看到是個女神有很多隻手,西方人不認識這位女神,後來到了東方才知道女神就是千手觀音,是觀音顯化示現賜予威廉符號,卡魯那是梵音直譯的字彙有慈悲行的意義,所以這個系統稱為卡魯那靈氣。

真實版本:
威廉當年集結多位靈氣大師一起靜心,接到賽巴巴大師告知靈氣符號,因此,這個新的靈氣暫定為賽巴巴靈氣。威廉的學生也是賽巴巴大師的追隨者,建議威廉能向賽巴巴大師確認這些符號意義。威廉寫信給賽巴巴大師,也得到賽巴巴本人的回覆。賽巴巴大師告訴威廉:他不知道那些符號,也不喜歡靈氣使用賽巴巴的名字,因此威廉將這個靈氣改名為卡魯那靈氣(Karuna Reiki®)。

當初就是衝著觀音的能量,才堅定不移的往前進,原來被美麗的神話給拐進來了…哈。
應該是後來傳到東方,有靈視力的療癒師看到觀音,就這樣流傳下來,我每天使用卡魯那靈氣,也確實是有觀音能量下來,我的遠距靈氣都是臼井+卡魯那靈氣,療癒威力之強大,連我自己都瞠目結舌。所以我不需要學很多靈氣系統,聖火卡魯那靈氣就能走遍天下,任何疑難雜症都能擺平。

宗教在人間早被分門別類,我知道這些揚升大師們,在天上可都是一家人,這次住宿、課程地點都在天主教堂後面,難得我這一星期來夜夜好眠,聖火引然過程一直看到聖母。我習慣每日讀一部金鋼經,來到聖母地盤讀佛教經典,感覺好像太失禮了!

引燃靈氣過程我竟然狂掉淚,帶了近3年聖火靈氣課程,已經很少有震撼的感覺了!突然看到聖母微笑看著我,身上聖火能量由白金色火燄轉換成金色光火燄,聖母與觀音的模樣在互相轉換,差別就只是東方服與西方服而已,卡魯那靈氣符號螺旋式灑落下來,符號不停的旋轉落在我身上,溫柔光柱進入中脈、喜悅感油然而生、我被包覆在聖火裡,好幸福的感覺。

會來上課的同學都是靈氣大師,互相練習時我也安心許多,汪同學是第一次見面,作療癒時感覺她身上有靈體,手一放上去聽到手機震動聲音,我以為是誰的手機響了,但聲音一直持續,我不隨便用靈視力去探人隱私,畢竟只是同學互相練習,後來發現不對勁、仔細一聽,是動物靈在低吼…
深入去看是隻似狼似狐的獸,我想療癒過程把祂惹毛了!這是一隻白色長毛的動物靈,正嘶牙裂嘴對我嘶吼。我告訴祂:別生氣!我只是幫她療癒身體而已,這是練習並沒有要介入你們之間的事。低吼聲消失了!我的鑽戒竟然卡一根白色動物毛。

事後當然不能太唐突告訴當事人卡靈,小心的試探汪同學,是否有養動物?
汪同學 : 有…… 我接著又問:是否有寵物已往生?
汪同學愣了一下:有,很多隻…
我告訴她:你的動物很愛你,剛療癒過程可能誤會我要對你作什麼,讓祂有點生氣……
汪同學微笑,謝謝我告訴她這些,她覺得很感動!
晚上聚餐,剛好也坐一起,我倆就聊起來了。她從事動物溝通的工作。
原來她學習過薩滿,工作需要力量動物協助,她一直知道祂們的存在,而且動物一直守護著她。汪同學人很善良、熱於助人。
當晚回飯店洗澡時,發現膝蓋有瘀青,肯定是今天療癒過程,同學動物守護靈,誤會我要驅趕祂,才會對我發動攻擊,只是一元硬幣大小的黑青。
隔天練習時,我事先在身上畫符號結界,汪同學的能量很舒服,但動物守護靈卻想撞開我的防護,一直撞我的左邊骨盆,唉呀!第一次被療癒有其他能量進來。這個動物靈習慣為主人打先鋒,能量進去前先進去探路是否安全,但我是人不是動物呀!!!骨頭好酸喔!!!
療程完很想提醒汪同學,請她告知動物守護靈團隊,這只是練習請祂們的能量退開,又怕表達過程會打擊到她信心,所以最後還是沒提。

我們這一組同學都有感應到,我想是動物守護靈團隊長期與她工作,而她服務的對象是動物,動物靈習慣進入寵物身體並攀附在身上,這是一種擁抱與愛的表現,而我不允許任何靈體靠近我,才會造成一場美麗的誤會。總之,這段小差曲讓我見識到,能量療癒師不只局限在人,也有動物靈療癒團隊。


靈氣療法並不能取代正統的醫學,請先尋求合格之中西醫師診斷治療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